无耻之徒

他的唇必定是一朵梅花的两瓣,所以你该来吻我,或是我该去吻你。没人能把一朵梅花劈开,再让他孤零零落在土里。

评论

热度(7)